您所在的位置:CCE中心首页 > 品牌宣传 > 内刊展示 > 内页
  学员企业动态:
宗庆后西澳买牛背后:1年比中国牛多产7吨奶
来源: 浙江大学CCE中心 发布日期: 2012/11/23 10:13:51 【字体:

宗庆后做生意,谨慎而实际。“你们别跟我讲技术,就告诉我在这里怎么投资赚钱。”

  Busselton是澳大利亚西部的一个市镇,距离首府帕斯(Perth)600公里,天空湛蓝,大片的草场一望无际。Busselton是宗庆后到西澳考察过的诸多地方之一,看牛、看地、看奶场。

  “你们别跟我讲技术,你就告诉我在这里怎么投资赚钱。”这位新任中国内地首富、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的目标非常明确。今年以来,宗庆后已经带队到西澳考察过三次,12月份可能还会再去。

  曾接待过宗庆后的西澳农业部负责人Rob和中澳商会西澳会长Duncan都对本刊记者表示,可以感受到中国民营企业以盈利为目标的经营风格,简单而实际。相比之下,此前10年间,到西澳投资的大部分是典型的大型国企,投资矿业为主,它们的出发点更多是保证中国的能源供给,而非盈利。

  谨慎调研

  每当有问题产生,宗庆后都表现出坚定的态度:怎么回事,如何解决,一起想办法。

  稳扎中国饮品行业20余年,宗庆后选对了行业,成为首富。提起娃哈哈,很多人还能想起上世纪90年代的那句经典广告语“喝了娃哈哈,吃饭就是香”。转眼20年,娃哈哈已经成长为一家年收入600多亿元的大型企业。而当年的儿童营养液也催生出娃哈哈目前庞杂的产品线,也潜藏了娃哈哈对牛奶这一原材料的极大需求量。

  面对国内与日俱增的人口数量以及有限的土地资源,宗庆后逐渐意识到,奶源即将成为公司产品发展的掣肘。

  据统计,目前国内奶牛增长幅度是10%,而奶制品销量增长却高达30%。“我们一年要用掉5万吨奶粉,这其中一半都来自进口。”宗庆后开始将目光放到了农地资源丰富的澳大利亚西部地区。

  今年3月两会期间,宗庆后表示,已经放弃在澳大利亚开采铁矿的计划,转而准备在西澳地区投资乳业,不过此后娃哈哈方面没有再透露具体进展。

  近日,本刊记者走访西澳当地了解到,宗庆后希望在西澳投资2亿澳元左右建立养牛场和奶粉加工厂,不过实地调研仍在进行中,投资尚未到位。

  “这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投资者。他不是来了,觉得有困难,掉头就走。也不会草率地做一个失败的投资决定,然后给后续的投资者造成负面影响。”在Duncan眼里,宗庆后是一个极有毅力而做事谨慎的商人。

  每当有问题产生,宗庆后都表现出坚定的态度:怎么回事,如何解决,咱们一起想办法。“他看好西澳的农业投资机会,才会一次次过来考察。但除非他有十足的把握觉得能够赚钱,否则不会轻易做决定。”

宗庆后对澳大利亚农业投资的判断来自于一些具体的数字:澳大利亚的人口密度约为每平方公里3个人,而在中国这个数字差不多是150个人。亚澳商务交流组织DirectionAsia的合伙人Henri告诉本刊记者,丰厚的土地资源和放养式的畜牧管理使这里的牛奶产量极高。但澳大利亚只有2000多万人口,缺乏消费市场,农产品产量与本国需求的比例大概是三比一。

  初来乍到,宗庆后在西澳受到了当地政府的高度重视。西澳州政府、当地农业部部长、各市市长纷纷接见,并为他组建团队做专项调查。那时今年的胡润全球富豪榜还未揭晓,宗庆后尚未登上中国内地首富的位置。

  弃矿投农

  这些看似关联不大的海外举措,反映同一个心思:将全球资源对接中国市场。

  2005年至2010年,中国境外投资大部分是以矿业及石油为主的资源型并购投资。其中,相当部分资金进入了西澳地区。由于矿产资源的开发所需资金量非常大,投资收益链条长,而中国国有企业手握大量资金,看中长期稳定的资源供给,使得西澳多个矿业项目都有中国企业的身影。

  近几年,私人企业对澳大利亚矿业的投资有所增长,其实宗庆后最初也看中了澳大利亚的矿业。

  “私人资本在西澳的矿业投资并不多见,绝大部分是国有企业在做。国有企业与私人企业在投资策略上有着本质的不同,前者看中未来10年20年持续稳定的能源供给,后者注重短期投资收益率。一些资金链短缺的中小型贵金属矿业公司,就比较适合个人投资者。”Henri表示。

  对效益的追求,使得娃哈哈决定从专注核心饮品转向多元化发展。而当时红火的澳大利亚矿产投资成为了娃哈哈海外发展的一步棋。这盘棋中,还包括在中国各地建设百货商场计划,为此宗庆后还专门去了趟欧洲招商。

  宗庆后这些看似关联不大的海外举措背后,却反映出同一个心思:将全球资源对接中国消费市场。只是,矿业不是宗庆后的老本行,农业却不一样,娃哈哈最大的核心优势就是在中国已有的品牌和销售渠道。

  经过多方考察和风险评估,宗庆后在今年3月决定弃矿投农。毕竟2亿澳元对矿业来说不是大项目,但对农业来说却是很大的数目。如果能在西澳建厂生产牛奶,将西澳的乳业资源与国内的销售市场对接,是一个合理的资源优化配置。

  将中澳两地需求有效联姻的投资者,宗庆后并不是第一人,在他之前有不少中国投资者到澳大利亚收购酒庄和农场。中国富商马兴发的红酒投资就是其中比较大的案例。马兴发在西澳买下当地最大酒庄之一的Ferngrove酒庄60%的股份。

  “他们提供中国市场、分销渠道和生产资金,而澳大利亚提供的是本地管理、酿酒技术,以及最终的葡萄酒产品。这就是很好的商业模式。”Duncan说。

  有效联姻

  最简单的方式还是收购当地企业,不过哇哈哈似乎不打算这样做。

  宗庆后在西澳投资乳业的逻辑是:澳大利亚每头奶牛一年产10吨牛奶,而中国每头奶牛是3吨。在澳建厂,生产一升鲜牛奶成本仅2元人民币,而在国内收购鲜奶每升超过3元。即使加上制成奶粉和运费的成本,在澳生产的奶粉仍然比国产的要低,而且质量有保障。

  与宗庆后接触最密切的是西澳农业部,这几个月来,他们一直做着一件事:调研。“之前与美国和日本的投资者合作时,我们只是负责提供一些信息。而娃哈哈需要我们提供详细的计划,我们需要告诉他最好的奶制品场在哪里,气、水、电的供给在哪里,并带他去考察。”

  为此,西澳农业部组织了一个队伍开展为期三个月的调研工作。这一项目对西澳农业意义重大,如何开好中国企业在西澳投资农业的头,非常重要,一旦失败,可能会阻碍后来者进入的决心。“中国在澳的矿业投资可谓好坏参半,所以我们要吸取教训,希望在农业方面只有好的投资。”Duncan说。

谈及宗庆后在西澳投资的各种可能方式,Henri向本刊记者描述:“可以买一块土地,完全自己管理、生产,然后出口,聘请有经验的管理者,这个非常容易。另外一种形式就是和澳大利亚当地公司合资,中国一方提供中国的销售市场,澳大利亚一方保证产品生产,这种形式越来越流行。还有一种形式,可以直接收购一个小农场,在这里度假休闲,不用担心任何食品安全。”

  在海外投资经营,最简单的方式还是收购当地企业,不过娃哈哈似乎不打算这样做。

  一个拥有2500头奶牛的农场在西澳当地是数一数二的大型奶场了,而这样的规模对宗庆后来说还不够。毕竟他带来的是2亿澳元的资本。Duncan告诉记者:“这里还没有一个单独的公司完全符合他想要的规模。我们可能需要把四五家整合到一起才能满足他的要求。”

  无论西澳方面如何整合当地乳业资源,娃哈哈最终进行投资的架构,都需要量身定做。“如果中国投资者单独买下50个小农场,就会引起本地社区的负面评价。可以考虑先投资附近的农场资产,然后通过这家公司收购原来想要的50个农场。这样的结构就非常好,更容易成功。”Duncan解释说。

  购买现有公司,再扩大生产是一种模式。而宗庆后还在考虑另外一种模式,即在当地完全打造一个全新的产业。他的设想是先建设奶粉加工厂,如果能够经营成功,再开办自己的养牛场。不过在这个过程中,涉及各种政府审批、社会舆论等问题需要一一解决。

  “中国企业在西澳投资不是新鲜事,但是投资农业是个比较新的话题。”Rob将投资项目比作联姻,要促成好姻缘,不是为一个想娶老婆的男人找到一个想出嫁的女人而已,而是找到一个适合他的好女人。这就是西澳农业部和宗庆后在一起做的事。

  Duncan也说,通过雇佣中国和澳洲的专业人才来结合成一种合资公司,是典型的中国资金、市场与西澳的创业、本地知识技能相联姻的模式。
浙大培训

以浙大才智,助力内蒙古自治区开发区...
浙江大学企业家张掖行随笔之三
浙江大学企业家张掖行随笔之二
浙江大学企业家张掖行随笔之一
杭州公交集团第二届干部读书会取得圆...
浙江大学—重庆光大银行客户经理培训班
在地产行业整合中寻找企业发展契机
浙大CCE中心张建国主任接受“交通...
浙大企业家A249班学员写在毕业时

问:外埠人员是否可以报考?需要什么手续?
答:大部分省市允许外来打工者报考当地的成人高校,并就近上学。但由于现行政策规定成人高校报名过程中要进行报考资格审查,所以外来打工者要提早全面了解当地有关的招生政策,准备好相关学历或用工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