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员企业动态:
学员活动
巍巍莫干山 悠悠同学心—记浙江大学企业家经理人高级研修A170班六月德清之旅
发布日期: 2008/6/189768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

    浙江大学企业家经理人高级研修A170班是一个已经毕业近一年的班级,但同学情深,6月14日-15日,同学们组织了德清莫干山之旅。

    6月14日(周六)下午,学员一行首先来到同学王珏心所在的浙江百德纺织有限公司参观。浙江百德纺织有限公司主要生产色纺半精纺纱线、混纺纱线(不含毛纺、棉纺)、服装鞋帽等,产品90%以上出口。

    参观完百德纺织,同学们来到江南最大的湿地风景区——下渚湖。 此时正是六月初夏,江南梅雨季节,日前的大雨使湖面水位大涨一米余,船行其间,微风徐来,顿觉清凉爽快。下渚湖的神奇在于湖面或开阔如漾、水天一色,或狭窄如港、汊道曲折,遍布湖荡的岛屿、沙渚、土墩形态各异,隐伏岛屿台墩600余座。湖上绿荷伞盖、云浮半空,苇风芦影、景宇肃澄,更不时有鸬鹚、白鹭、野凫等等飞过,野趣丛生,好一个晶莹剔透的湖!

    游完湖,同学们又来到防风古国文化园。古防风国在今浙江省湖州市德清县三合乡的封山和禺山之间,即下渚湖一带,距今已有4000余年。防风国的首领防风氏,是大禹治水过程中的第一功臣,威望很高,但禹想把君位传给儿子启,便找借口杀了他。据《国语•鲁语下》记载:“昔禹致群神于会稽之山,防风氏后至,禹杀而戮之,其骨节专车。”又《路史•卷二十二》曰:“防风氏後至,戮之以徇于诸侯,伐屈骜,攻曺魏,而万国定。”说得就是禹杀防风,乃是立国之纲纪,以警戒诸侯的事情。防风氏虽死,其部落亦消亡,但是流亡在外的百越土著还是在其所居地对他有各种各样的祭祀。成书于魏晋的《述异记•卷上》就说:“越俗,祭防风神,奏防风古乐,截竹长之三尺,吹之如嗥,三人披发而舞。”现在的德清县还建有防风庙,在农历八月二十四、二十五、二十六三天举行防风王庙会,祭奠防风神。

    从防风古国文化园出来,已是黄昏十分,享用了“防风”农家菜,同学们直奔应晓君同学企业浙江华立涂装设备有限公司。华立涂装是工业涂装的领跑者,始建于1993年,是国内较早从事涂装生产线设计、制造、安装、调试、维护于一体的省级高新技术企业。2000年率先在同行中获得ISO9001的质量体系认证、CQC证书和美国贝尔BQR证书,华立商标被认定为“浙江省著名商标”。公司占地面积10万平方米,其客户有奥迪、奔驰、万丰、格力、松下、奥的斯、德国帝森克虏伯、瑞士迅达、德国威特、巨人通力等等。

    晚上,班长黄茂章召开了A170班同学会。会上,各位同学积极发言,大家表示在浙江大学经济学院的再教育学习只是同学友情的一个开始,不仅是对自身学习的一个提升,同时更是同学合作互助的一个契机,大家要更好的利用这个平台,发挥同学效益,实现信息整合,发展和壮大企业,更好的回报社会,担但起更多的社会责任。

    6月15日(周日)一早,同学们便奔赴此行重点之一——莫干山。莫干山属天目山余脉,相传是干将、莫邪铸剑之地,因得名。主峰塔山海拔758米,风景秀丽。 泰山雄,华山险,嵩山峻,黄山雅,峨嵋秀,雁荡奇,名山各有特色。而被誉为“清凉世界、翠绿仙境”的“江南第一山”莫干山,早在十九世纪就与北戴河、庐山、鸡公山并称为中国四大避暑胜地。


    莫干山人文景观丰富多彩,明清之际,曾有“水乡佛国”的说法,而掩映在竹林绿荫之中的清末民初兴建的数百幢别墅,形象丰富、无一雷同,建筑风格上既有哥特式的尖顶建筑,也有巴西里加建筑的模拟品;既有巴洛克或洛科科式的遗风,也有折衷主义的产物;既有北欧的陡坡屋顶,也有南欧的缓坡屋顶;因而莫干山也被称为“世界建筑博物馆”。
莫干山是国民党时期的“夏都”,遍布蒋介石、宋美龄、黄郛、张啸林、杜月笙、张静江、毛泽东、陈毅、郭沫若、郑振铎、郁达夫等名人的足迹,徜徉在那些百年老屋里,享受莫干山清凉的风景,倾听名人的尘烟往事,旧梦从未如此真实,历史似乎可以触摸。带着这样的心情,同学们来到林海别墅。

    林海别墅建于1934年,建筑由一中一西两幢房子组成,原来的主人是上海滩青帮张啸林。西式的房子有两层楼,门前栽种着三棵百年黑松。中式房子则为传统宫廷式结构,仿庙宇格局,黄墙琉璃瓦飞檐翘角,是单层的议事厅。从大门进入足有四段天梯,曲曲折折壁垒森严,站在特别宽敞的阳台处,仰头看到一座庙宇雕梁画栋一座西式小楼依偎在旁,转过身才发现自己已置身山巅,眼前一片开阔的林海,大风鼓起脚下阵阵竹涛,看上去很有“聚义堂”的气势。客厅大门为镂空格子木门,门上有技艺精湛的《西厢记》插图木雕,门前四根柱头雕着八仙过海的故事,推门入内,横梁挂有前后两块匾,主匾是堂名“百忍堂”,由北洋政府总统徐世昌题写,副匾是孔子七十二代孙孔德成题写的“风月无边”。
如今百忍堂的匾额和铜吊灯架还是原物,尤其是前者,保存下来的原因颇为可笑:文革时期这里成了会议室,正好需要会议桌,那几块匾于是被卸下来反面朝上拼起来成了会议桌面,剩余的做成乒乓桌,造反派没有发现反面的刻字也就疏漏了这些“四旧”。而这种“疏漏”,成就了今人历史梦。
从别墅出来,同学们往剑池而去。莫干山剑池藏于荫山修篁幽谷中,据说就是莫邪、干将磨剑的地方。苏公有词云:“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虽然天空有些阴,前日里树枝竹叶上积的水珠儿不时打落在头上,但是呼吸着山中清新的空气,卸去俗世的烦琐,还有满山的翠竹,踩着湿滑的青苔也没那么打脚了。突然,不远处传来源源不绝的急流之声,细听仿如惊马之蹄,又似漏豆之惊。再凝神细看时,是一道瀑布,正奔流直入一个圆形的小池。原来不知不觉已到剑池了!俯身掬一捧潭水,清凉彻骨,又有山风拂来,通体舒畅。而潭底的那一尾红鲤鱼真真切切地告诉我,这俗世的尘虑、凡怨与喧嚣在这里、在这一瞬间已被涤洗的干干净净。依稀仿佛看到神剑铸成后的那些欣喜与黯然、还有莫名的忧伤,还有痛不欲生……


    沿着石阶再往下,又见一道瀑布,只见得飞瀑凌空,如苍龙入海,腾挪飞跃,触石有生,气势非凡。瀑布之下是更静的一湾潭水,清可见底,潭中倒影,烟峦兀立、树影婆娑。倚着潭水边栏杆往下观望,则又是一道瀑布奔泄而下,落入溪涧,逶迤远去,淹没于竹林绿海之中……动,和静,在这里竟是如此和谐的美丽。

    千年的故事荡气回肠,千年的山水却宁静安详。人下了莫干山,可是心却似乎留在了那里,同学们那颗有些倦怠、有些疲累、有些沧桑、有些迷蒙、有些尘灰的心留在了莫干山那静谧的山水里。

    回过头,我仿佛看见,170班同学们悠悠的情谊,也如这巍巍峨峨的莫干山水一般,悠远弥长。

浙大CCE 陈萍萍报道

相关文章:
浙江大学第四届房地产高级经理人特训班顺利开班2004/6/19
王洛林院长畅谈当前宏观经济形势2004/6/19
[A104][B104]期高研同学19日上课及联谊活动2004/6/19